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丨  365bet体育  丨  检察风采  丨  反腐前沿  丨  诉讼监督  丨  犯罪预防  丨  365bet官网  丨  检察文苑  丨  联系我们
检索
本院简介
在线举报
工作报告
检务公开
案件信息公开
检察新媒体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人民网官方微博
人民网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365bet官网
重大毒品案件中取证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时间:2017-04-17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重大毒品案件中取证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以赣州市检察院毒品犯罪案件审查起诉工作为视角

  李 雯

  刑事诉讼的核心是证据,证据贯穿于刑事诉讼活动的始终,并直接影响各种诉讼环节可能作出的决定和结论。侦查机关是案件证据的收集者,侦查工作的成果是指控犯罪的基础。毒品犯罪案件具有交易隐蔽、言词证据不稳定、证据易灭失、犯罪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强等特点,这对侦查取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重大毒品犯罪案件侦查过程中,侦查机关取证质量往往比较粗糙,这导致公诉部门在办理此类案件面临诸多困难,甚至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笔者对近两年来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重大毒品犯罪案件取证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并从公诉角度提出相关的意见和建议。

  一、办理重大毒品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

  20149月至20168月,赣州市检察院共受理重大毒品犯罪案件27138人,起诉毒品犯罪2486人,占到起诉人数的25.15%。办理的毒品犯罪案件主要涉及贩卖毒品罪和制造毒品罪这两类罪名,并伴有非法持有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等罪名在审查起诉阶段一次退回补充侦查20115人,退补率为74.07 %(件),二次退回补充侦查959人,退补率为33.33%(件)。由此可见,办理的多数重大毒品犯罪案件证据存在问题,退回补充侦查率较高,这降低了诉讼效率,影响了对毒品类犯罪的打击力度。

  二、重大毒品犯罪案件取证中存在的问题

  (一)客观性证据存在的问题

  1、提取、扣押物证不规范。侦查机关在扣押物证的过程中,没有及时、全面、规范地固定可能涉嫌犯罪的物证。在制造毒品现场,除成品外,半成品、原料、盛装物品等与制造毒品程序相关的物品都是证据,而侦查人员对这些证据的提取扣押往往不及时、不到位。如张某某等人制造毒品案中,侦查人员对现场发现的毒品、制毒物品及其疑似物称重、取样后没有及时进行扣押,而是时隔多天以后才对现场毒品、制毒物品和制毒工具进行扣押,并且在人民法院没有对该案进行判决前,即将扣押的毒品进行了销毁,造成审查起诉中因没有办法认定已销毁的含有氯胺酮成分的液体和固液混合物的重量。有的侦查机关对查封、扣押的毒品没有进行妥善保管。如赖某某制造毒品案中,侦查机关将扣押毒品直接留在制毒现场,没有在专门的毒品保管场所或者涉案财物管理中心进行封存,导致毒品受到污染。有的毒品案件则片面强调对毒品本身的扣押,扣押物品清单却没有见证人签名、甚至出现没有持有人签名的情况。

  2、对现场查获毒品称重不规范。毒品数量的多少直接影响到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侦查机关在对现场查获的毒品称量时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对现场发现的多个以上包装的毒品进行混合称量,如李某贩卖毒品案中,侦查机关当场查获毒品海洛因后,并未对已打包成筒状的海洛因分别进行称量,而是将所有筒状的海洛因拆开后对总量进行称量。导致该案中认定物证的规格、数量、重量与犯罪嫌疑人描述的不一致。二是不及时对扣押的毒品进行称量,而是在案发后一两天甚至多日后再进行称量,也没有在犯罪嫌疑人在场的情况下对毒品进行称重。如钟某某等人制毒案中,侦查机关对查获的毒品未当场称重,而是在案发后第二天进行称重,且没有犯罪嫌疑人和见证人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称重。这种情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往往在审查起诉阶段或法院审判阶段,对司法机关办案程序的公正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导致整个诉讼活动陷入被动局面。三是称量毒品时没有减去包装物的重量。由于称重后会提取样本进行送检,会有一部分损失,退补阶段再对毒品进行重新称重时,所得重量必定是小于毒品的实际重量,这时不得不采用有利于被告人原则,认定较少的毒品数量。

  3、忽视书证、电子数据等的取证。侦查人员在办理毒品案件时,往往将重心放在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和收集相关的证人证言上,忽视如银行交易记录、交通运输凭证、交通通行记录、交通卡口记录、住宿记录、通信记录、托运单、邮寄单等相关客观证据的收集,导致能和言词证据相互印证的证据较少。这些证据因保存期限有限、丢失、遗弃、自然损耗等原因在后期会难以获取,而书证、电子数据等客观证据往往能够在驳斥嫌疑人的狡辩上,发挥相当重要的作用。

  (二)取样、鉴定方面存在的问题

  1、取样、送检过程不够规范。侦查人员经常忽略检材提取、送检过程的规范性,有的对不同包装内的毒品进行混合取样,有的未制作提取笔录。如张某某等人制造毒品案中,对现场一黑包内的7包塑料袋袋装毒品疑似物进行了混合取样,某处毒品疑似物在没有取样笔录的情况下,却出现了相应的毒品理化检验报告。根据《刑事诉讼法》和“两个证据规定”,该类鉴定意见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侦查工作质量不高,必然造成案件的先天不足,致使案件中的某些事实一再补侦仍不能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

  2、检材的同一性出现了疑问。提取笔录记载的物品数量与状态描述与鉴定意见记载的内容不一致。如张某某等人制造毒品案中,对二楼现场进行了7份取样,而毒品疑似物的成分理化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材变为了2份、而毒品含量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材变为了1份。取样和送检材料不一致的情况,导致检材来源存疑,鉴定意见的客观性、关联性也受到质疑。

  (三)言词证据存在的问题

  1、制作讯问笔录不规范。侦查机关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会因为犯罪嫌疑人否认作案而不制作笔录,造成笔录不能完整地反映整个讯问过程,特别是犯罪嫌疑人从不供述到供述的经过。

  2、未取得完整供述。毒品犯罪极具隐蔽性,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经常不认罪或者避重就轻,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侦查人员工作标准不高,满足于完成工作任务,讯问工作不到位,发问不细致,犯罪嫌疑人供述不稳定时,没有找出前后供述不一致的地方或者其他证据相矛盾的地方,及时要求嫌疑人做出合理解释,导致证据体系不完整,涉案事情无法查清,案件质量不高。

  3、未深入挖掘其他罪证。侦查机关往往在能够以某一项罪名对嫌疑人起诉时,就不愿意再耗费精力继续收集与毒品有关联的其他罪证,一旦达到立案、入罪标准便直接移送起诉,不愿意深入调查。侦查人员过分注重犯罪嫌疑人某一部分犯罪事实的侦查,会让犯罪嫌疑人心理上产生侥幸,认为侦查机关不过如此,进而不愿意供述其他犯罪事实或同案犯。这就造成了需要在审查起诉阶段通过补充侦查查明遗漏犯罪事实、漏罪、漏犯的情况,而此时已失去了取得证据的最佳时机。

  三、完善毒品证据收集的建议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毒品犯罪案件的办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重大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标准也越来越高。这要求我们改变过去对证据“重真实性、轻合法性”的观念,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确保对于重大毒品案件检察机关能“诉出去”,法院能“判下来”。针对侦查取证中存在的问题,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完善毒品犯罪案件证据的收集:

  (一)牢固树立正确的证据意识,全面规范收集证据

  毒品犯罪案件证据单一性、隐蔽性、易灭失性和易变性的特点增加了侦查机关收集证据的难度。在有限的证据中,任何一个存疑的证据都将影响整个证据链的完整性,甚至影响对犯罪的有效指控。侦查人员不能满足于缴获毒品的数量和某一笔犯罪事实的认定,应树立强烈的责任意识,从毒品类犯罪行为细节和案件事实着手,依法及时地收集、固定能够证明毒品案件所有事实要素的全部证据,从而有效打击毒品犯罪。

  强化客观性证据的收集和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解的否定性证据的调查取证意识,构建以客观证据为基石的完整证据体系。如侦查机关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应及时对银行支付凭证、账户交易明细、汽车GPS行车记录、交通运输凭证、交通通行记录、交通卡口记录、住宿记录、通信记录、通话基站信息等与案件有关的能够与言词证据相互印证的书证、电子证据的收集,形成完整的证据链,防止因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证人证言等直接证据发生变化导致公诉环节的被动状态。

  (二)重视毒品案件中笔录证据,提高案件侦查质量

  在毒品案件侦查过程中,会形成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笔录、称量笔录等笔录证据。侦查机关应当严格遵循《刑事诉讼法》、《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规定,规范对毒品进行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

  1、重视现场勘查工作。毒品犯罪现场,有查获毒品的具体位置、毒品的数量以及周围环境等证据和信息通过现场勘查,可以查明案件性质、发现线索、收集证据、印证供述真伪。侦查机关要依法、有序、全面地进行现场勘查检查、认真做好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绘图、现场拍照摄像等工作。可充分利用现场拍照或录像等手段完整记录固定现场勘查情况。

  2、及时固定、提取、扣押物证。对办理毒品案件过程中发现的毒品,办案人员应当及时、合法、准确、全面固定、提取,依法予以扣押、收缴。要及时对搜查现场的全部物证进行扣押,通过笔录、照片、录像等形式将现场物证的名称、形状、特征、数量及扣押时间、地点、方法、见证人等情况完整记录。在履行完扣押手续后,当面使用专用封存袋将扣押的物品进行封存并交由专人保管。及时开展分析工作,避免后期出现“查缺补漏”的被动局面。

  3、规范毒品称量工作。根据《刑法》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毒品数量是界定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大小的主要因素。毒品数量是指毒品的净重,称量时要扣除包装物和容器的重量。对两个以上包装的毒品,应当分别称量,不得混合后称量。对同一组内的多个包装的毒品,可以采取全部毒品及包装物总质量减去包装物质量的方式确定毒品的净质量。在制造毒品案件中,对毒品成品、半成品均应进行称量。称量应当在有犯罪嫌疑人在场并有见证人的情况下进行,并制作称量笔录。称量笔录应当由称量人、犯罪嫌疑人和见证人签名。犯罪嫌疑人拒绝签名的,应当在称量笔录中注明。

  (三)及时对毒品含量进行鉴定

  毒品案件中,鉴定结论直接影响案件的定罪量刑,是极为重要的证据。根据《刑法》规定,毒品的数量以查证属实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的数量计算,不以纯度计算。侦查机关对查获的毒品一般只作定性及种类分析而不进行含量纯度鉴定, 鉴定结论均表述为含有某种毒品成分或系某种毒品。但是对于重大毒品案件,根据《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会议纪要》等文件的规定,有证据证明可能大量掺假、毒品数量已达到死刑数量标准、涉案成分复杂的新型毒品和为掩护运输而将毒品融入其他物中等四种情形需要进行纯度鉴定。侦查机关要及时对重大毒品案件进行含量鉴定,这不但有助于法院准确量刑,也有助于查清毒品来源,辨别某些言词证据的真伪。侦查机关同时要提供鉴定的过程、方法、技术、鉴定机构、人员是否具备资质等材料。

  (四)重视不同诉讼参与人的言词证据

  对于毒品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供述,侦查机关应当注意查清毒品犯罪预谋、动机、目的,共同作案人,实施犯罪的时间、地点、次数,毒品的来源、种类、数量、去向及毒品的真伪,作案手段、作案工具、资金渠道、获利数额、赃款去向,上下线及同案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被告人的财产状况,以及是否具有法定或酌定从重、从轻、减或免除处罚的情节等内容。对于同一犯罪嫌疑人的多次供述、同案犯间的供述、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证人证言要进行比对,看能否相互印证,查找出不同点,深入进行讯问,确保证据体系的完整性。毒品共同犯罪案件中,组织犯罪嫌疑人之间进行相互辨认。

  侦查终结移送起诉前,对被告人的全部犯罪事实综合制作完整的讯问笔录。讯问笔录,无论是有罪供述,还是无罪辩解,都应当全面、完整地随案移送。

  (作者单位:赣州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365bet官网-在线开户
地址:赣州市章贡区兴国路3号   邮编:341000
工信部ICP备案号:皖ICP备11019689号-5
技术支持:365bet体育